糖漬洋蔥

BitterSweet Chocolate

一夜干

>一夜干:風乾一晚的魚乾

因為只是肉乾不是肉,而且其實就是一個晚上的靈感

>不定期更新
大谷的視線隨著藤浪的手指扭開礦泉水瓶的那一刻起,他就全神貫注在這一系列的動作上。

仰頭的藤浪水經由他的嘴唇流入口中,視線慢慢往下,喉結上下移動,溢出的水滴沿著脖子而下滴落進領口。

大谷也不禁跟著吞嚥「咕嚕」的一聲。藤浪轉過身來「欸,大谷也渴了嗎?」,

大谷急忙搖了搖頭說「不了、嗯—」頓了一下,隨即滿臉通紅地問「那藤浪君可以把水瓶給我嗎?」

「可是我喝過了呢,大谷不介意嗎?」藤浪問

大谷快速地搖了搖手「沒關係沒關係的」

-

不知道是不是找不到毛巾,藤浪將衣服下擺拉起來擦汗,像是有意無意地展露身材。線條姣好的腹肌一覽無遺。

大谷開始覺得口乾舌燥了。他有點想拿瓶新的礦泉水從頭頂澆下去,要不然等下腹的灼熱蔓延那可就不妙了。
幸好坐在長凳上,不會有太明顯的徵兆,感到不安的大谷還是將外套放在腿上稍作遮掩。

「大谷那是我的外套喔。」

袖子上大大的17提醒著大谷,意識到腿上的外套是藤浪的,反應好像更加熱烈了。

滿臉通紅的大谷一邊解釋一邊把拿起腿上的外套遞給藤浪「不好意思拿錯外套了,對不起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啦,不過你還好吧?是太熱嗎?臉好紅啊。如果太熱還是不要穿外套比較好喔。」

於是大谷只能不斷變換姿勢來掩飾尷尬。

因為靠得近,空氣中充滿了藤浪的氣味,那是混合著汗水和費洛蒙的味道。

如果平常,大谷應該是對於能和藤浪呼吸一樣的空氣感到幸福吧,但是越演越烈的衝動讓大谷只想逃離這個空間。


雖說室內牛棚只有他們兩個,到處都是空位。

可就在藤浪坐下來的那刻,大谷咻地一聲站起來「藤浪我先去洗澡了。」頭也不回地逃離練習室。


『笨蛋。』


-

淋浴間的大谷在熱氣中舒解壓抑的慾望, 腦海中幻想著帶有色氣又表情無辜的藤浪。

想要把高高在上的王子壓在身下,想要變得更強。

想要站在他前面逼迫他好好正視,想要讓他口中只能呼喊自己名字的那四個字。

手中的頻率如同變速球般加快,最後抵達本壘板。


空留一室空虛。


你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變成投手丘上的王者,讓公主不得不傾心。




B--bTC-UsAAmswI.jpg


可是大谷,那才不是什麼公主王子,他只是肚子黑的壞人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藤浪晉太郎 大谷翔平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

About

2027/05/18

715-上林

2017/11/16

715

2017/11/16

溫泉

2017/11/16

君の娘

2017/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