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漬洋蔥

BitterSweet Chocolate

vanish


我希望小西的臉上能恢復笑容,而你也是。

只會出現一次的片段




藤浪開季以來都沒有收到來自北海道的消息。

這真是非常不尋常的事,就連21歲生日都沒有收到。



過往一過十二點就會收到對方的祝福,這次撐著到了12日午夜還是不見新訊息躺在收件匣裡。



也沒有每次先發前的打氣簡訊了。

於是就像專屬他的資料夾,你的心底也空盪盪。




而這說不口的煩躁與焦慮在和前輩產生衝突的時候達到最高點。

比賽結束後你焦躁地不斷檢查手機,可是一直沒有看到任何新訊息。

就在接近睡前手機傳來訊息提示音,你興高采烈地拿起手機,卻發現是家裡的關心。



突如其來的失落感籠罩了你,一直以來追隨的目光消失了,雖然覺得鬆了口氣,但是說不失落是騙人了。

或許是因為對方明天先發吧。但是就像是個小習慣,突然有天不做了,而感到奇怪吧。你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隔天你沒有去球場,當你在房間裡時,還是忍不住打開轉播。

當你看到五局退場的他,不禁覺得擔憂,那個人上次還完投了啊。



鬼差神使地,你拿起手機想傳訊息過去。

一直以來都覺得對方主動連絡自己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於是連該怎麼樣主動都不知道。


「到底要怎麼開頭啊……」你苦苦思索。



一字一字斟酌,小心翼翼地,埋藏著關心。

你猜想著收到簡訊時他的表情,仔細想想這應該是你第一次傳達給對方吧。



文字即心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藤浪晉太郎 大谷翔平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

About

2027/05/18

715-上林

2017/11/16

715

2017/11/16

溫泉

2017/11/16

君の娘

2017/11/16